施工企業 您現在的位置:南粤风采26选5开奖>典型案例>施工企業
北安市巨源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齊齊哈爾市交通建筑安裝工程有限責任公司與北安市巨源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齊齊哈爾市交通建筑安裝工程有限責任公司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申
來源:中國法院網 時間:2015-08-10 點擊次數:
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書
(2015)民申字第564號
再審申請人(一審被告、二審被上訴人):北安市巨源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住所地:黑龍江省北安市交通路39號。
法定代表人:徐愛亭,該公司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紀貴仁,黑龍江天平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申請人(一審原告、二審上訴人):齊齊哈爾市交通建筑安裝工程有限責任公司。住所地: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鐵峰區軍校街5號。
法定代表人:孫銅寬,該公司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肖興誠,黑龍江朗信銀龍律師事務所律師。
再審申請人北安市巨源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巨源房地產公司)因與被申請人齊齊哈爾市交通建筑安裝工程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交通建筑公司)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一案,不服黑龍江省高級人民法院(2014)黑民終字第65號民事判決,向本院申請再審。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對本案進行了審查,現已審查終結。
巨源房地產公司向本院申請再審稱:請求撤銷黑龍江省高級人民法院(2014)黑民終字第65號民事判決(以下簡稱二審判決),維持黑龍江省黑河市中級人民法院(2013)黑中民初字第19號民事判決(以下簡稱一審判決);一審、二審訴訟費用由雙方合理分擔。
其理由如下:
一、二審判決第二項判令巨源房地產公司給付交通建筑公司工程預付款違約金40余萬元,缺乏證據證明,適用法律錯誤。
(一)巨源房地產公司未依約支付工程預付款而致工程延期的事實,證明交通建筑公司并未墊付該款項,所以交通建筑公司關于要求巨源房地產公司“給付拖欠工程預付款違約金”的訴訟請求不應得到支持;雙方結算時簽訂的《竣工決算協議書》約定的工程總價款為2700萬元,已包括工程預付款違約金,即該問題已經得到解決;工程質保金數額與雙方結算的工程總價款5%數額相符,只是雙方計算工程質保金時的疏忽,不足以認定工程總價款中不包括工程預付款違約金。
(二)雙方簽訂的《補充協議書》對由于巨源房地產公司不及時支付工程預付款而給交通建筑公司造成的損失等費用,已結合市場變化后的情況作出約定?!恫鉤湫槭欏肥撬角┒犢⒐ぞ鏊閾槭欏返鬧匾∥募?,結算時對巨源房地產公司違約給交通建筑公司造成的所有損失已進行全面賠付,二審判決再行支持交通建筑公司索要工程預付款違約金的訴訟請求,屬于適用法律錯誤。
二、交通建筑公司起訴的訴訟標的為270余萬元,二審判決的?;ざ釵?60余萬元,勝訴率為58.3%,應按比例承擔部分訴訟費用。二審判決判令案件受理費全部由巨源房地產公司負擔,違反了《人民法院訴訟收費辦法》規定,應予糾正。
綜上,巨源房地產公司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條第二項、第六項的規定申請再審。
被申請人交通建筑公司提交書面答辯意見稱:
一、巨源房地產公司主張《竣工決算協議書》中已包括工程預付款違約金,沒有事實依據?!犢⒐ぞ鏊閾槭欏?、雙方對賬確認的《交通建筑公司與巨源公司對工程款》決算表及其注明的“工程款2700萬元”,“已付金額24741828.10元,質保金135萬元(占工程款5%),下欠工程款908161.90元”等均證實,雙方結算的只是工程款,沒有證據顯示2700萬元中包括工程預付款違約金。
二、巨源房地產公司主張《補充協議書》對工程預付款已變更約定,無事實和法律依據。
(一)《補充協議書》是對“錦天華苑項目未完工程施工進度和付款方式”達成的協議,未對雙方《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約定的工程預付款等內容進行變更約定。
(二)《竣工決算協議書》未對工程預付款違約金等進行重新約定,是雙方依據《建設工程施工合同》和《補充協議書》約定的結算標準計算得出的工程款,并不包括工程預付款違約金。
(三)工程預付款是在開工前備料所需款項,依據雙方《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約定及《黑龍江省建筑市場管理條例》的規定,工程預付款只能是在開工前支付,未支付即應承擔違約責任。其不可能包含在工程進度款中給付,除非雙方另有約定。但本案雙方并未另行約定。
三、巨源房地產公司在一、二審庭審中,均自認其違約未給付工程預付款,違約金數額為1618128.05元的事實。二審法院雖未按巨源房地產公司自認判令其全額給付工程預付款違約金,但交通建筑公司對二審判決已服判息訴。
綜上,二審判決正確,請求依法駁回巨源房地產公司的再審申請。
本院認為,本案的爭議焦點為:一、《補充協議書》是否對巨源房地產公司不及時支付工程預付款給交通建筑公司造成的損失作出約定?二、雙方決算總價2700萬元中是否包括工程預付款違約金?三、二審判決對訴訟費用負擔的決定是否適當?
一、關于《補充協議書》是否對巨源房地產公司不及時支付工程預付款給交通建筑公司造成的損失作出約定的問題
本院認為,雙方簽訂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約定,工程預付款為合同價款的25%,于開工前3天支付。巨源房地產公司未按該合同約定向交通建筑公司支付工程預付款,構成違約,應當承擔違約責任。
雙方簽訂的《補充協議書》載明,“就甲方發包、乙方承包的‘錦天華苑’項目未完工程施工進度和付款方式達成如下協議”,《補充協議書》第三條約定“甲方(巨源房地產公司)承諾在乙方(交通建筑公司)進場并開始施工時,甲方先向乙方預付工程款伍拾萬元,剩余工程款在施工中按工程進度每10天付一次”,結合該協議約定事項以及前后文表述,此處所稱“預付工程款”,系雙方在項目進程中,巨源房地產公司為了讓交通建筑公司進場恢復施工對未完工部分預先支付的工程款。而《建設工程施工合同》中約定的“工程預付款”,則是在整個工程開工以前,巨源房地產公司按照合同約定應提前支付的前期費用。二者所指顯屬不同。
《補充協議書》第四條約定:“甲方承諾對乙方提出的2008、2009年度由甲方原因給乙方造成的停工損失及冬施和越冬費用由乙方提出具體意見,經甲方核實后在6月30日前給予解決”,據此約定可以看出,該約定未涉及工程預付款違約金,也未對損失方式、數額作出具體約定。且雙方嗣后亦未對此實際協商解決。
據此,巨源房地產公司主張《補充協議書》對其不及時支付工程預付款給交通建筑公司造成的損失已作出約定,缺乏事實依據。
二、關于雙方決算總價2700萬元中是否包括工程預付款違約金的問題
本院認為,首先,《竣工決算協議書》序言部分載明,“經甲乙雙方協商,就甲方發包,乙方承包的北安市‘錦天華苑’小區一期工程三標段A4、A6、A-S3、A-S4、A-S7號樓和箱變基礎決算事宜達成如下協議”,第一條同時約定,“一、甲乙雙方確定乙方承包的上述工程的所有內容,決算總價為貳仟柒佰萬元(小寫:27000000元)。注:此款不含電器、消防、弱電以及小區硬化路面工程費用,甲方已支付完畢以上所有款項”。根據該約定,《竣工決算協議書》中所稱的“所有內容”,系指工程的所有內容,且將標注部分予以排除;“決算總價”亦針對前述工程內容而言。協議中未就工程預付款違約金等其他款項進行約定,從協議的文字表述亦不能得出其中包括工程預付款違約金等款項的結論。
其次,對于巨源房地產公司已支付完畢的工程項目,《竣工決算協議書》都通過標注形式予以明確。經查,《竣工決算協議書》及其標注中既沒有關于2700萬元包括工程預付款違約金的約定或者表述,也沒有巨源房地產公司已支付該款項的標注。雖然在一、二審過程中,巨源房地產公司自行提交了《竣工決算協議書》所附清單,但是該清單沒有交通建筑公司簽字蓋章,交通建筑公司對此亦不予認可,該證據未被原審采納,故不能證明巨源房地產公司的主張。
再次,如果決算總價中包括工程預付款違約金,則在雙方計算質保金時,應將其從決算總價中扣除,僅以工程款為基數計算質保金。本案中,雙方以2700萬元為基數計算質保金,亦可印證2700萬元系指工程款總額,而非包括工程預付款違約金等在內的所有款項。
據此,巨源房地產公司主張2700萬元中包括工程預付款違約金,亦缺乏事實依據。
三、關于二審判決對訴訟費用負擔的決定是否適當的問題
本院認為,《訴訟費用交納辦法》第二十九條規定:“訴訟費用由敗訴方負擔,勝訴方自愿承擔的除外。部分勝訴、部分敗訴的,人民法院根據案件的具體情況決定當事人各自負擔的訴訟費用數額?!鋇諶豕娑ǎ骸暗詼筧嗣穹ㄔ焊謀淶諞簧筧嗣穹ㄔ鶴鞒齙吶芯?、裁定的,應當相應變更第一審人民法院對訴訟費用負擔的決定”。
根據前述規定,黑龍江省高級人民法院根據本案具體情況,決定訴訟費用的負擔,并無不當。
綜上所述,巨源房地產公司提出的各項主張,缺乏事實及法律依據。二審判決判令巨源房地產公司向交通建筑公司支付工程預付款違約金,以及根據案件具體情況決定當事人應負擔的訴訟費用數額,均無不當。巨源房地產公司的再審申請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條第二項、第六項規定的情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零四條第一款之規定,裁定如下:
駁回北安市巨源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的再審申請。
審判長 蘇 戈
審判員 李明義
審判員 張志弘
二〇一五年四月二十七日
法官助理宋汝慶
書記員 紀微微
?
南粤风采26选5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