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發企業 您現在的位置:南粤风采26选5开奖>典型案例>開發企業
大連泰安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大連龍興海運有限公司等執行異議之訴民事裁定書
來源:中國法院網 時間:2015-07-27 點擊次數:
 

 

 
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書
(2014)民申字第328號
再審申請人(一審原告、二審上訴人):大連泰安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住所地:遼寧省大連市西崗區中山路145號809室。
法定代表人:王慶春,該公司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陳臻,該公司工作人員。
委托代理人:鄭廷江,遼寧泰道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申請人(一審被告、二審被上訴人):大連龍興海運有限公司。住所地:遼寧省大連市沙河口區富民路120號3樓。
法定代表人:萬代柱,該公司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石磊,北京羅斯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申請人(一審被告、二審被上訴人):沈陽瀾豐投資咨詢有限公司。住所地:遼寧省沈陽市和平區十一緯路51號1513室。
法定代表人:田豐,該公司董事長
委托代理人:張建,遼寧恒生律師事務所律師。
再審申請人大連泰安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泰安公司)因與被申請人大連龍興海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龍興公司)、沈陽瀾豐投資咨詢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瀾豐公司)執行異議之訴糾紛一案,不服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2012)遼民一終字第172號民事判決,向本院申請再審。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對本案進行了審查,現已審查終結。
泰安公司申請再審稱:(一)泰安公司有新的證據,足以推翻本案判決。關于雙方爭議的金額為600萬元的第19筆付款,二審判決后,經泰安公司艱難查證,終于在銀行查詢到原始轉賬支票,該票面記載并不存在“背書轉讓”的情形,證明了該筆款項是直接支付給大連三寶實業有限總公司(以下簡稱三寶公司)的。泰安公司提交蓋有大連銀行西崗支行營業部業務公章的大連合作銀行轉賬支票復印件一份,擬證明1996年3月5日龍興公司系直接向三寶公司轉款600萬元,本案判決認定該款系龍興公司支付給泰安公司的房款錯誤,按照二審法院的房款計算方式,龍興公司沒有足額付清購房款。(二)二審判決認定的基本事實缺乏證據證明。1.二審判決關于“1995年龍興公司又與泰安公司口頭商議購得位于大連市西崗區唐山街19號兩戶房產”的認定無證據證明。上述房產系泰安公司開發,初始登記在泰安公司名下,從未將上述房產出售給龍興公司,雙方也沒有書面的房屋買賣合同。2.二審判決關于“龍興公司已付房款69811900.00元”的認定錯誤。爭議款項主要有兩筆:關鍵的一筆即1996年3月5日600萬元的款項根據新證據已證明并非房款,而雙方爭議的第18筆39.54萬元性質與上述600萬元款項完全相同,同樣系付給三寶公司的,且龍興公司持有的支票存根上標明系“泰安利息”,本身就證明與購房款無關。3.二審判決關于“龍興公司向泰安公司支付購房款數額已超過購買泰安公司包括訴爭房產的所有房產應付的房款”的認定無證據證明。唐山街2套房產沒有簽訂書面的買賣合同。二審法院以物業公司收取取暖費的面積確認房屋面積,以同類區域其他房屋單價確認涉案房屋的單價,顯然于法無據。4.二審判決認定龍興公司一直占有涉案房產無依據。涉案房產是泰安公司基于與龍興公司原法定代表人曲文羿之間的良好關系,將房屋借給其占有和使用的。借用期間使用費(包括取暖費)等由借用人承擔是正常的,不能憑此認定是所有關系。而桃花源小區八套車庫,泰安公司從未交付給龍興公司,只是部分借給其存放物品。5.本案判決關于“泰安公司未提供任何證據證明退回的14套房產包括樓下八套車庫,故該車庫仍歸龍興公司所有”認定錯誤。八套車庫從未向龍興公司交付,且龍興公司仍欠泰安公司購房款。(三)二審判決適用法律錯誤。1.二審法院舉證責任分配不當。支票是否存在背書轉讓的事實,應由龍興公司證明,但二審法院卻錯誤地將舉證責任分配給泰安公司,適用法律錯誤。2.二審判決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民事執行中查封、扣押、凍結財產的規定》(以下簡稱查封扣押凍結規定)第十七條,認定龍興公司對涉案房產享有所有權系適用法律錯誤。該條涉及的財產應是登記在被執行人名下的財產,解決的是涉及第三人支付價款并實際占有時,是否應該采取查封、扣押、凍結等強制執行措施的問題。本案中,涉案房產登記在泰安公司名下,不是被執行人龍興公司的房產,不符合適用該條的前提條件。(四)本案原(2011)葫執二字第00001號及(2011)葫執二字第00001 -(2)號執行裁定書程序違法,應予撤銷。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條第一項、第二項及第六項的規定申請再審。
龍興公司提交意見稱:(一)不認可泰安公司提出的新證據的真實性。在二審中,泰安公司曾經申請二審法院調取該證據,但是二審法院到開戶行卻沒有調取到該份證據,泰安公司有義務說明該份證據的合法來源。(二)如果該份證據是真實的,根據票面記載的用途恰恰證明了該筆款項是龍興公司所付的購房款。因為三寶公司的經營范圍不包括房屋開發及銷售,該筆付款是龍興公司支付泰安公司的購房款。(三)如果該份證據是真實的,該支票存根和支票的支付聯所記載的收款單位不一致有合理理由。根據泰安公司、三寶公司的工商檔案,兩家公司關系十分緊密,股東有交叉,法定代表人相同,進行統一的經營管理。因此,可以解釋支票存根和支票支付聯所記載的收款單位不一致的原因。(四)龍興公司提供的600萬元的支票存根上載明,收款單位為泰安公司,并有泰安公司時任財務人員李穎簽字,證明其領取了支票。龍興公司作為出票人,泰安公司作為領票人,已經完成了該筆款項的支付。(五)根據泰安公司向最高人民法院提交的《甲類委托貸款協議》,貸款期限是1995年12月13日至1996年6月13日止,這說明在時間上龍興公司最早也要1996年6月14日才開始償還這筆貸款,而本案中龍興公司所舉證的所有付款票據中,最晚的付款時間是1996年3月15日。因此,從時間上來說,本案龍興公司所舉證的所有25筆付款全部與該貸款協議無關。此外,龍興公司貸款償還的對象并不是三寶公司而是中國人民建設銀行大連信托投資股份有限公司,因此,泰安公司所主張的龍興公司對泰安公司的其中9筆付款是償還三寶公司的貸款本金及利息沒有依據。泰安公司的再審申請缺乏事實與法律依據,請求予以駁回。
瀾豐公司提交意見稱:(一)二審法院認定事實正確。1.龍興公司與泰安公司之間存在唐山街19號涉案房屋買賣合同,龍興公司一直對涉案房屋占用使用。涉案爭議兩處房產系龍興公司法定代表人曲文羿從泰安公司購買,用于向龍興公司單位職工提供居住用房。該涉案房產1997年交付給龍興公司。曲文羿將兩處房產打通,購買了大量裝修材料用于裝修該房產,并且1999年-2006年一直由龍興公司繳納該房產的取暖費。此外,在執行法官對龍興公司、泰安公司的負責人所做的案件調查筆錄中,雙方均承認就涉案兩處房產簽訂了書面的房屋買賣合同。2.二審判決關于龍興公司已付房款69811900.00元的認定正確。龍興公司提供的第19筆支票票根載明金額為600萬元,收款單位為泰安公司,更為重要的是該支票由泰安公司財務人員簽字領取。龍興公司作為出票人,泰安公司作為領票人,已經完成了該筆款項的支付。(2)根據泰安公司向最高人民法院提交的《甲類委托貸款協議》,貸款的截止日期為1996年6月13日,而本案中龍興公司所舉證的所有付款票據中,最晚的付款時間是1996年3月15日。因此,從時間上來說,本案龍興公司所舉證的所有25筆付款全部與該貸款協議無關,龍興公司不可能在貸款償還期限未至之日就償還貸款。此外,根據該協議第三條約定,龍興公司貸款償還的對象并不是三寶公司而是中國人民建設銀行大連信托投資股份有限公司。因此,泰安公司所主張的龍興公司對泰安公司的其中9筆付款是償還三寶公司的貸款本金及利息是沒有根據的。(3)泰安公司舉證的“三寶公司建設銀行存款單”和“三寶公司銀行進賬單”,只能證明該支票背后的資金流轉過程,并不能夠證明是龍興公司償還三寶公司的貸款本金及利息。泰安公司完全忽略了支票自身特點,將支票與匯款行為相混淆。3.關于西崗區59號地下車庫,龍興公司只將14戶房產退回,并沒有將樓下八間車庫退還泰安公司,并且八間車庫由龍興公司一直占有使用,一、二審判決認定事實正確。(二)二審判決利益適當。二審判決根據查封扣押凍結規定來衡量本案沒有錯誤。結合本案,龍興公司已付清房款,涉案房產已由龍興公司占有使用,并且不能證明未辦過戶手續系龍興公司過錯所致,二審法院判決駁回泰安公司的訴訟請求,許可本案繼續執行是正確的。(三)對泰安公司所提交新證據真實性不認可,且該份證據在1996年就客觀存在,泰安公司由于自身原因未在一審、二審中調取該份證據,而在二審判決生效以后自行調取該份證據,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審判監督程序若干問題的解釋》(以下簡稱審監解釋)中關于再審新證據的認定標準。對該證據的其他意見與龍興公司相同。泰安公司的再審申請缺乏事實與法律依據,請求予以駁回。
本院認為:(一)關于泰安公司提出的新證據是否足以推翻本案判決
經本院審查,泰安公司所提交的600萬元轉賬支票復印件蓋有大連銀行西崗支行營業部業務公章,可以證實該轉賬支票復印件來源的真實性。但二審中龍興公司提交的該支票存根上有泰安公司時任財務人員李穎的簽名,能夠證明該支票原件由泰安公司領取。因支票具有無因性,龍興公司將票據交付給泰安公司即完成了向泰安公司付款的行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票據法》(以下簡稱票據法)第八十四條、第八十六條的規定,支票上記載的收款人名稱并非必要記載事項,經出票人授權可以補記。據此判斷,泰安公司提交的600萬元轉賬支票復印件的證明力與有泰安公司財務人員簽字的支票存根證明力相比,后者的證明力更高。泰安公司提供的證據不足以推翻本案判決認定的該筆600萬元的付款事實。該項申請再審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納。
(二)關于二審判決認定的基本事實是否缺乏證據證明
關于二審判決認定龍興公司已付清涉案唐山街房屋房款,證據是否充分的問題。泰安公司申請再審對二審判決認定的龍興公司1995年12月13日和1996年3月5日的兩筆付款提出異議。經審查,該兩筆款項支票存根上的簽收人均為泰安公司人員,其中1995年12月13日的39.54萬元支票存根上載明的簽收人是泰安公司時任法定代表人王青洲,1996年3月5日600萬元支票存根上的簽收人是泰安公司財務人員李穎,足以證明龍興公司以交付支票的方式向泰安公司支付了相關款項。泰安公司提供的證據不足以推翻二審判決認定的上述事實。關于涉案房產價款的計算方法,二審法院根據收取取暖費的面積以及鄰近地段的房屋單價來計算涉案房產的房款,對雙方當事人均較為公平。二審法院認定龍興公司已經付清了向泰安公司購買的所有房屋的全部價款,進而認定其付清了涉案唐山街房屋的房款,并無不當。
關于二審判決認定龍興公司一直占有和使用涉案唐山街房屋,證據是否充分的問題。涉案唐山街房產由龍興公司法定代表人曲文羿購買裝修材料進行裝修。2000年至2005年期間的取暖費一直由龍興公司繳納。在本院詢問中,泰安公司稱涉案房屋系曲文羿借用,不清楚曲文羿借用房屋的理由,但認可曲文羿曾經要購買該涉案房屋。綜合上述情況,二審法院認定龍興公司一直占有和使用涉案唐山街房屋,并無不當。
關于二審判決認定泰安公司與龍興公司之間存在涉案唐山街房屋買賣合同關系證據是否充分的問題。龍興公司已向泰安公司付清了涉案唐山街房屋的房款,并且一直占有和使用涉案房屋。本院詢問時泰安公司稱是曲文羿個人要購買房屋,并非與龍興公司達成購買合意,但未提供證據證明,且曲文羿系龍興公司法定代表人,龍興公司與泰安公司存在較多的房屋買賣關系,難以區分曲文羿購買房屋行為的性質。龍興公司雖然未能提交書面合同,但根據本案查明的以上事實,能夠相互印證,二審判決認定泰安公司與龍興公司之間存在涉案唐山街房屋買賣合同關系,并無不當。
關于是否有證據證明八間車庫已經退回泰安公司的問題。泰安公司與龍興公司對于八間車庫簽訂了買賣合同,證明了泰安公司是基于買賣合同將八間車庫交付給龍興公司占有和使用的。龍興公司在八間車庫里存放了裝修材料等物品,一直占有和使用涉案車庫。根據泰安公司給龍興公司開具的收條,龍興公司退回的14戶房屋中,不包括八間車庫。泰安公司也沒有提供其他證據證明退回的十四套房屋包括八間車庫。二審判決認定八間車庫沒有退回泰安公司,并無不當。
綜上,泰安公司該項申請再審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三)關于本案適用法律是否錯誤
查封扣押凍結規定第十七條規定:“被執行人將其所有的需要辦理過戶登記的財產出賣給第三人,第三人已經支付部分或者全部價款并實際占有該財產,但尚未辦理產權過戶登記手續的,人民法院可以查封、扣押、凍結;第三人已經支付全部價款并實際占有,但未辦理過戶登記手續的,如果第三人對此沒有過錯,人民法院不得查封、扣押、凍結?!北景噶斯疽丫蛺┌補咀愣鈧Ц讀松姘阜靠?,并長期占有使用房屋,雖未辦理過戶登記手續,但沒有證據證明龍興公司對此存在過錯,泰安公司理應履行過戶登記義務。二審法院依據查封扣押凍結規定第十七條衡量本案,未予支持泰安公司停止執行涉案房產的主張,裁判結果并無不妥,泰安公司該項申請再審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至于泰安公司主張的(2011)葫執二字第00001號、(2011)葫執二字第00001 -(2)號裁定書是否應予撤銷的問題,涉及瀾豐公司受讓龍興公司債權人的債權是否合法有效,與本案執行異議之訴的審理無關,本院不予審查。
綜上,泰安公司的再審申請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條第一項、第二項、第六項規定的情形。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零四條第一款之規定,裁定如下:
駁回大連泰安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的再審申請。
審 判 長  魏文超
代理審判員  劉小飛
代理審判員  王展飛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十五日
書 記 員  王新田
?
南粤风采26选5开奖